Please wait a minute...
文章检索
预防医学  2019, Vol. 31 Issue (1): 51-55    DOI: 10.19485/j.cnki.issn2096-5087.2019.01.012
  疾病控制 本期目录 | 过刊浏览 | 高级检索 |
严重精神障碍患者高风险行为影响因素分析
刘成锋, 卢楚虹, 张泉水, 卿利, 程娟, 侯粤虎
深圳市宝安区慢性病防治院,广东 深圳 518126
全文: PDF(437 KB)  
输出: BibTeX | EndNote (RIS)      
摘要 目的 分析严重精神障碍患者高风险行为及影响因素,为提高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管理质量提供依据。方法 收集2012—2017年深圳市精神卫生防治工作信息管理系统中宝安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资料,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高风险行为发生的影响因素。结果 共收集7 851例患者资料,其中男性4 181例,占53.25%;女性3 670例,占46.75%;年龄为6~95岁,平均(35.78±15.93)岁;其中306例患者发生过高风险行为,占3.90%。患者疾病类型以精神分裂症为主,有4 551例,占57.97%;其次为双相情感障碍1 486例,占18.93%;精神发育迟滞伴发精神障碍1 262例,占16.07%。监护人主要为父母,有2 699例,占34.38%;其次为配偶,有1 605例,占20.44%。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男性(OR=1.884,95%CI:1.423~2.494)、11~50岁(OR:9.109~13.584)、外地户籍(OR= 1.432,95%CI:1.032~1.987)、其他类严重精神障碍(OR=7.978,95%CI:2.555~24.914)、失业或无业(OR=2.748, 95%CI:1.358~5.560)、监护人为父母或子女(OR:1.685~5.114)、既往住院≥1次(OR:6.187~11.734)和既往应急处置≥1次(OR:6.954~21.529)是严重精神障碍患者高风险行为发生的危险因素。结论 男性、11~50岁、外地户籍、失业或无业、由父母或子女监护、诊断为其他类严重精神障碍、有住院史或应急处置史的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发生高风险行为的可能性较大。
服务
把本文推荐给朋友
加入引用管理器
E-mail Alert
RSS
作者相关文章
刘成锋
卢楚虹
张泉水
卿利
程娟
侯粤虎
关键词 严重精神障碍高风险行为暴力行为影响因素    
收稿日期: 2018-08-16      出版日期: 2019-01-03
ZTFLH:  R749  
通信作者: 张泉水,E-mail:76504584@qq.com   
作者简介: 刘成锋,硕士,主管医师,主要从事社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管理治疗工作
引用本文:   
刘成锋, 卢楚虹, 张泉水, 卿利, 程娟, 侯粤虎. 严重精神障碍患者高风险行为影响因素分析[J]. 预防医学, 2019, 31(1): 51-55.
链接本文:  
http://www.zjyfyxzz.com/CN/Y2019/V31/I1/51
[1] TORREY E F.Stigma and violence:isn't it time to connect the dots?[J]. Schizophrenia Bulletin, 2011,37(5):892-896.
[2] 郭高缘,李筱永. 我国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社区管理的法律问题研究——以北京市部分郊区县为例[J]. 中国卫生法制,2017, 25(4):12-16,22.
[3] 丁晓烨,国文利,闫芳. 社区管理精神疾病患者肇事肇祸情况调查分析[J]. 基层医学论坛,2018,22(11):1559-1560.
[4] PEREIRA S,GARRIDO P,COLÓN M. 2010-Mental illness and risk of violence[J]. European Psychiatry,2013,28(S1):1.
[5] FAZEL S,GRANN M,CARLSTROM E,et a1. Risk fators for violent crime in schizophrenia:a national cohort study of 13 806 patients[J]. J Clin Psychiat,2009,70(3):362-369.
[6] 董景五. 疾病和有关健康问题的国际统计分类[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12.
[7]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严重精神障碍管理治疗工作规范(2018年版)[Z]. 北京: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2018.
[8] 戚圣香,赵宁,王志勇,等. 南京市重性精神疾病及防治人力资源的现状分析[J]. 现代医学,2015,43(12):1493-1496.
[9] 王维丹,王淑敏,徐松泉. 浙江省严重精神障碍患者治疗管理人力资源调查[J]. 预防医学,2017,29(5):478-481.
[10] 潘烨,李新英,王丽娟. 精神疾病患者凶杀犯罪学特征[J]. 临床精神医学杂志,2011,21(2):102-104.
[11] 仇晓艳,鞠康,郑宏,等. 上海长宁区本市户籍与流动人口肇事肇祸及滋事精神病患者特征比较[J]. 预防医学情报杂志,2015,31(3):193-197.
[12] ELBOGEN E B, JOHNSON S C.The intricate link between violence and mental disorder:results from the National Epidemiologic Survey on Alcohol and Related Conditions[J]. 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2009,66(2):152.
[13] 余涛,姚华华,王意兰,等. 绍兴市严重精神障碍患者肇事肇祸的影响因素分析[J]. 预防医学,2018,30(6):621-623.
[14] 张琼婷,陈浩,鞠康,等. 上海市长宁区社区精神障碍患者家属监护状况的横断面评估(英文)[J]. 上海精神医学,2015,27(1):18-26.
[15] 杜珍琳,童辉杰. 精神障碍患者婚姻关系现状分析[J]. 中国公共卫生,2015,31(12):1638-1641.
[1] 朱琰泓, 张琴, 彭慧, 彭谦, 袁红, 郁恺, 董玉婷, 李懿童, 朱帅. 民工子弟小学高年级学生网络成瘾的家庭因素研究[J]. 预防医学, 2019, 31(9): 924-926.
[2] 王雷振, 星一, 黄新洁, 连智, 贾忠伟. 医院就诊患者麻醉药品、精神药品滥用或依赖特征分析[J]. 预防医学, 2019, 31(6): 541-544.
[3] 李静, 王迎, 孙璇. 三级医院高年资护士心理健康状况调查[J]. 预防医学, 2019, 31(5): 502-504.
[4] 廖力维, 方乐, 许晶晶, 陈依明, 张晨, 王成蕾, 赵雅娟, 彭代辉, 黄佳, 王勇, 吴志国. 抑郁症患者躯体化症状与抑郁症状的关联研究[J]. 预防医学, 2019, 31(3): 284-288.
[5] 支尼亚, 顾利慧, 沈小华, 陈丽珠, 王剑铃. 疗休养老年人认知功能训练效果评价[J]. 预防医学, 2019, 31(3): 314-316.
[6] 孙璇, 李静, 王迎, 王高华. 新入职护士焦虑和抑郁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J]. 预防医学, 2019, 31(2): 170-173.
[7] 程韬, 应翔, 张俊英, 吕跃忠. 晚发抑郁症患者抑郁程度与神经认知功能的相关性研究[J]. 预防医学, 2019, 31(1): 42-46.
[8] 章瑜, 谢健, 朱大荣. 阿尔茨海默病伴精神行为症状患者低频振幅功能磁共振研究[J]. 预防医学, 2018, 30(11): 1106-1111.
[9] 蔡晶晶, 综述;徐方忠, 汤路瀚, 余鸽, 审校. 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反应抑制能力计算机辅助训练研究进展[J]. 预防医学, 2018, 30(11): 1128-1132.
[10] 余涛,姚华华,王意兰,田国强 ,蒋新新. 绍兴市严重精神障碍患者肇事肇祸的影响因素分析[J]. 预防医学, 2018, 30(6): 621-623.
[11] 郑利锋,杨开仁,谭素仙,余舍红,郑芳. 青少年抑郁症状现况调查[J]. 预防医学, 2018, 30(4): 338-340.
[12] 郑春美, 赵世苗, 曹世林, 田国强, 蒋海潮. 抑郁症患者隐性感染分析[J]. 预防医学, 2017, 29(9): 914-916.
[13] 林上统, 何凡, 翟羽佳, 章涛. 农村居民抑郁及影响因素分析[J]. 预防医学, 2017, 29(9): 922-925.
[14] 郑剑, 赵丽娜, 王大勇, 张鹤美, 胡允雷, 陈丽秀. 温州市美沙酮维持治疗患者生存质量及影响因素研究[J]. 预防医学, 2017, 29(8): 777-781.
[15] 刘玉琴, 许桂英. 美沙酮维持治疗患者心理健康及影响因素分析[J]. 预防医学, 2017, 29(7): 748-750.
Viewed
Full text


Abstract

Cited

  Shared   
  Discu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