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wait a minute...
文章检索
预防医学  2021, Vol. 33 Issue (5): 522-525    DOI: 10.19485/j.cnki.issn2096-5087.2021.05.023
  疾病控制 本期目录 | 过刊浏览 | 高级检索 |
宁波市初中学生近视流行现况调查
高华1,2, 易波1,2, 张琰2, 蒋丹捷2, 史碧君2, 周绍英2, 郭延波2
1.宁波大学医学院,浙江 宁波 315010;
2.宁波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食品安全所(学校卫生所)
全文: PDF(819 KB)  
输出: BibTeX | EndNote (RIS)      
摘要 目的 分析宁波市初中学生近视现况及影响因素,为开展初中学生近视精准防控提供依据。方法 按照《2019年全国学生常见病和健康影响因素监测及干预工作手册》要求,采用多阶段分层整群随机抽样方法,将宁波市10个县(市、区)按照城市和郊县分类抽取初中学校的学生进行调查,收集基本信息、疾病史、读写环境及行为习惯,并对学生进行视力筛查和体格检查。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近视的影响因素。结果 共纳入1 089名学生,检出近视887人,近视率为81.45%。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女生(OR=1.411,95%CI:1.011~1.938)、县(市)学校(OR=3.247,95%CI:2.229~4.729)、父亲和(或)母亲近视(OR:1.652~2.572,95%CI:1.031~4.059)是初中学生近视的危险因素;睡眠时间≥9 h/d(OR=0.398,95%CI:0.206~0.765)、每周调换一次座位(OR=0.431,95%CI:0.196~0.948)、读写时眼距书本总是保持1尺(OR=0.701,95%CI:0.507~0.969)是初中学生近视的保护因素。结论 宁波市初中学生近视率为81.45%,近视与性别、父母近视史、睡眠时间、座位调换频率和读写姿势等有关。
服务
把本文推荐给朋友
加入引用管理器
E-mail Alert
RSS
作者相关文章
高华
易波
张琰
蒋丹捷
史碧君
周绍英
郭延波
关键词 初中学生近视影响因素    
收稿日期: 2020-11-30      出版日期: 2021-05-12
ZTFLH:  R778.11  
基金资助:宁波市公益类科技计划项目(202002N3187)
通信作者: 高华,E-mail:281425746@qq.com   
作者简介: 高华,本科,副主任医师,主要从事学校卫生与营养卫生工作
引用本文:   
高华, 易波, 张琰, 蒋丹捷, 史碧君, 周绍英, 郭延波. 宁波市初中学生近视流行现况调查[J]. 预防医学, 2021, 33(5): 522-525.
链接本文:  
http://www.zjyfyxzz.com/CN/Y2021/V33/I5/522
[1] HOLDEN B A,FRICKE T R,WILSON D A,et al.Global prevalence of myopia and high myopia and temporal trends from 2000 through 2050[J]. Ophthalmology, 2016,123(5):1036-1042.
[2] 中国产业信息网. 2020年近视眼患病率、近视眼人数、近视眼发病趋势及青少年预防近视的方法分析(图)[EB/OL]. (2020-01-16)[2021-02-23]. https://www.chyxx.com/industry/202001/830007.html.
[3] 滕月,亢泽峰,张丽霞,等. 基于Logistic的小学生近视发生发展相关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中医眼科杂志,2020,30(3):176-180.
[4] 黄坤,李秀红. 青少年近视的影响因素研究进展[J]. 预防医学,2020,32(6):578-582.
[5]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 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印发2019年全国学生常见病和健康影响因素监测与干预工作方案的通知[EB/OL]. (2019-03-26)[2021-02-23]. http://www.nhc.gov.cn/jkj/s5898bm/201903/1bcbac21e1864377ad24 984fac014c7d.shtml.
[6]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标准对数视力表:GB 11533—2011[S]. 北京:中国标准出版社,2012.
[7]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Standardization. Ophthalmic instruments-Eye refractometers:ISO 10342—2010[S/OL].[2021-02-23]. https://www.iso.org/obp/ui/#iso:std:iso:10342:ed-3:v1:en.
[8] 魏瑞华,鹿大千,金楠,等. 国际近视研究学会(IMI)近视防控研究白皮书解读[J]. 眼科新进展,2019,39(8):701-713.
[9]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儿童青少年发育水平的综合评价:GB/T 31178—2014[S].北京:中国标准出版社,2015.
[10]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7岁~18岁儿童青少年血压偏高筛查界值:WS/T 610—2018[S/OL].[2021-02-23]. http://www.csres.com/detail/330948.html.
[11] 周佳,马迎华,马军,等. 中国6省市中小学生近视流行现状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6,37(1):29-34.
[12] 徐秋叶,高帆,李鹏,等. 舟山市近视初中学生焦虑和抑郁的影响因素研究[J]. 预防医学,2020,32(3):248-252.
[13] 高华,张琰,郭延波,等. 宁波市中小学生近视患病率调查[J]. 预防医学,2017,29(4):395-396.
[14] 吴婷,田美,田文婷,等. 成都市新都区小学生近视流行病学研究[J]. 国际眼科杂志,2019,19(7):1239-1244.
[15] 高青,刘懿卿,叶茜文,等. 辽宁省四至六年级小学生近视现况及其影响因素[J]. 中国学校卫生,2020,41(6):929-931.
[16] 唐冲,廖梦斐,张瑶,等. 重庆市永川区6~11岁儿童近视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医刊,2019,37(7):791-794.
[17] 何雯雯, 竺向佳,卢奕. 高度近视的遗传学研究进展[J]. 中国眼耳鼻喉科杂志,2019,19(2):131-136.
[18] 许韶君,万宇辉,徐增辉,等. 体育锻炼、睡眠和家庭作业时间与中小学生疑似近视的关系[J].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6, 37(2):183-186.
[19] HUANG H M,CHANG D S,WU P C.The association between near work activities and myopia in children-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PLoS One,2015,10(10):e140419.
[20] LYU Y,ZHANG H,GONG Y,et al.Prevalence of and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myopia in primary school students in the Chaoyang District of Beijing,China[J]. Jpn J Ophthalmol,2015,59(6):421-429.
[21] 方云,伍晓艳,万宇辉,等. 中小学生家庭专用课桌椅与中重度疑似近视的关联[J]. 中国学校卫生,2015,36(6):809-811.
[22] 周艳. 课桌椅配置在延缓学生近视进展中的作用[J]. 健康教育与健康促进,2013,8(1):50-52.
[1] 何娟, 蒋丹丹, 林瑶瑶, 肖海哨, 刘倩, 陈燕燕. 中高度近视学生心理健康与视觉相关生活质量的关系[J]. 预防医学, 2021, 33(2): 117-120.
[2] 官文清,金佳怡,沈春霞,吴云开,王林芬,沈连相. 杭州市小学生用眼卫生知信行调查[J]. 预防医学, 2019, 31(4): 416-419.
[3] 官文清, 金佳怡, 沈春霞, 吴云开, 王林芬, 沈连相. 应用德尔菲法构建小学生视力素养评价指标体系[J]. 预防医学, 2019, 31(2): 148-153.
[4] 林春艳. 德清县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和视力不良现况调查[J]. 预防医学, 2018, 30(4): 405-407.
[5] 高华, 张琰, 郭延波, 韩桂娟. 宁波市中小学生近视患病率调查[J]. 预防医学, 2017, 29(4): 395-396.
[6] 徐秋叶, 高帆, 李鹏, 严剑波. 舟山市近视初中学生焦虑和抑郁的影响因素研究[J]. 预防医学, 2020, 32(3): 248-252.
[7] 黄坤, 综述, 李秀红, 审校. 青少年近视影响因素及机制研究进展[J]. 预防医学, 2020, 32(6): 578-582.
Viewed
Full text


Abstract

Cited

  Shared   
  Discu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