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wait a minute...
文章检索
预防医学  2020, Vol. 32 Issue (2): 162-164    DOI: 10.19485/j.cnki.issn2096-5087.2020.02.014
  疾病控制 本期目录 | 过刊浏览 | 高级检索 |
重症手足口病儿童预后影响因素分析
潘静静1, 金湘东2, 马红霞1, 卫海燕1, 王若琳1, 苏佳1, 黄学勇1
1. 河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河南 郑州 450016;
2. 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
全文: PDF(405 KB)  
输出: BibTeX | EndNote (RIS)      
摘要 目的 了解重症手足口病儿童预后的影响因素,为降低重症手足口病预后不良发生率提供依据。方法 采用单纯随机抽样方法抽取2013—2017年河南省平顶山市、开封市、宁陵县和卫辉市4家哨点监测医院的265例重症手足口病儿童病例资料,分析重症手足口病临床特点及预后情况,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预后影响因素。结果 重症手足口病儿童共265例,男童170例,占64.15%;女童95例,占35.85%;平均年龄(2.24±0.92)岁。预后不良16例,占6.04%,其中后遗症3例,包括语言迟钝1例、小便失禁1例和癫痫1例,无死亡病例。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年龄大(OR=0.275,95%CI:0.153~0.493)是重症手足口病预后不良的保护因素;农村(OR=4.688,95%CI:1.374~15.998)、发病到诊断时间长(OR=3.706,95%CI:2.348~5.849)、住院时间长(OR=2.259,95%CI:1.767~2.889)、脑脊液细胞数多(OR=1.009,95%CI:1.005~1.013)、脑脊液蛋白含量高(OR=1.010,95%CI:1.005~1.014)和脑电图异常(OR=5.472,95%CI:1.530~19.571)是重症手足口病预后不良的危险因素。结论 年龄、地区、发病到诊断时间、住院时间、脑脊液细胞数和脑电图检查结果是重症手足口病儿童预后的影响因素。
服务
把本文推荐给朋友
加入引用管理器
E-mail Alert
RSS
作者相关文章
潘静静
金湘东
马红霞
卫海燕
王若琳
苏佳
黄学勇
关键词 重症手足口病预后不良影响因素    
收稿日期: 2019-10-25      出版日期: 2020-02-27
ZTFLH:  R725.1  
基金资助:河南省医学科技攻关计划(201702270,201601028); 河南省自然科学基金(182300410384); 河南省科技攻关项目(182102310231)
作者简介: 黄学勇,E-mail:hxyzzu@163.com
引用本文:   
潘静静, 金湘东, 马红霞, 卫海燕, 王若琳, 苏佳, 黄学勇. 重症手足口病儿童预后影响因素分析[J]. 预防医学, 2020, 32(2): 162-164.
链接本文:  
http://www.zjyfyxzz.com/CN/Y2020/V32/I2/162
[1] 饶懿. 基于SARIMA 模型东莞市某区手足口病发病趋势研究[J]. 中国医院统计,2016,23(1):8-11.
[2] 周丽珍,赵雪频. 重症手足口病患儿预后特点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医院统计,2018,25(1):17-19.
[3] 谢扑松. EV71 型重症手足口病患儿免疫学特点及与预后相关性研究[D]. 福州:福建医科大学,2016.
[4] 刘晟,程海英,蔡海芳,等.血清脑利钠肽在重症手足口病中的临床价值 [J]. 临床儿科杂志,2013,31(6):599.
[5] 杨晓双,金强,郑岚,等. 手足口病患儿血浆脑钠肽和降钙素原检测的临床意义[J]. 包头医学院学报,2018,34(8):39-40.
[6] 梅小丽,时,陈俊,等.重症和危重症手足口病患儿死亡的影响因素分析[J]. 山东医药,2016,56(36):59-61.
[7] 李冬锋,胡世雄,周鼎伦,等.不同年龄组儿童手足口病重症病例死亡风险分析[J]. 现代预防医学,2016,43( 2):263-266.
[8] OOI M H,WONG S C,PODIN Y,et al.Human enterovirus 71 disease in sarawak,Malaysia:a prospective clinical,virological,and molecular epidemiological study[J]. Clin Infect Dis,2007,44(5):646-656.
[9] 蔡露良,谢跃琦. 重症手足口病患儿血糖和脑脊液检测的临床意义[J]. 中国热带医学,2014,14(8):1006-1008.
[10] 邱宝强,颜云盈,李梅. 210例重症手足口病患儿脑脊液及病原学分析[J]. 广西医科大学学报,2015,32(1):104-106.
[11] 黄柏枝,麦润婵. 重症手足口病合并脑脊髓炎的MRI特征及临床意义[J]. 中国医药导报,2013,10(8):100-102.
[12] 王洁. 脑电图对小儿手足口病合并脑炎的诊断及预后价值分析[J]. 中国医药导报,2016,13(7):55-58.
[1] 魏崇崇,施超,葛桂芝. 无锡市手足口病流行特征和病原学分析[J]. 预防医学, 2019, 31(11): 1156-1158.
[2] 孔江英,韩光玺,杨爱平,汪敏. 血清淀粉样蛋白A与C反应蛋白联合检测在手足口病临床诊断中的价值[J]. 预防医学, 2019, 31(11): 1186-1188.
[3] 刘卫光, 赵桂让, 黄道靖, 齐亚辉, 牛世文. 漯河市手足口病发病集中度和圆形分布分析结果[J]. 预防医学, 2019, 31(9): 908-910.
[4] 陆静珠, 曾凡夫, 金圆, 闫克栋, 徐中史, 陈转. 镇海区手足口病重复发病的流行特征及影响因素分析[J]. 预防医学, 2019, 31(8): 816-819.
[5] 蒋莹, 罗晓亮, 娄静, 杨燕. 建德市手足口病发病与气象因素的相关性分析[J]. 预防医学, 2018, 30(12): 1267-1269.
[6] 蔡威,陈金友,陈坤. 杭州市某医院轮状病毒性肠炎流行特征分析[J]. 预防医学, 2018, 30(8): 825-826.
[7] 林茜,周令,王旭阳. 大连市8月龄~2岁儿童麻疹发病特征及影响因素分析[J]. 预防医学, 2018, 30(6): 636-638.
[8] 王国华,王春梅,郭敏建,张红芳,曹元,钱华,吴宇啸. 应用圆形分布法分析桐乡市手足口病的季节流行特征[J]. 预防医学, 2017, 29(10): 1027-1029.
[9] 林克武,黄建亭,薛肃静,杨映,倪田楷. 儿童家长手足口病防治知识调查[J]. 预防医学, 2017, 29(3): 314-316.
[10] 富小飞,周晚玲,查亦薇,谢亮,顾伟玲. 嘉兴市手足口病流行特征分析[J]. 预防医学, 2017, 29(2): 173-176.
[11] 郑华荣,胡建军,陆英. 疫苗接种前后腹泻患儿轮状病毒检测结果[J]. 预防医学, 2016, 28(8): 854-855.
[12] 李卫红, 闫佳, 潘婷婷. 驻马店市手足口病流行特征分析[J]. 预防医学, 2018, 30(1): 76-77.
[13] 官文清, 王林芬, 吴云开, 孟祥杰. 余杭区手足口病流行特征分析[J]. 预防医学, 2018, 30(2): 186-187.
[14] 赵丹, 吴凤彤. 辽阳市手足口病流行特征分析[J]. 预防医学, 2019, 31(7): 722-725.
[15] 徐昌平, 郑春红, 严菊英, 葛琼, 龚黎明, 郭江峰. EV71、CA16和肠道病毒通用型三重荧光RT-PCR检测技术的建立[J]. 预防医学, 2017, 28(3): 217-220.
Viewed
Full text


Abstract

Cited

  Shared   
  Discussed